2019-03-10 07:49

互联网金融监管严严严却难阻薪酬“水涨船高”

  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行业中凝聚了计算机、金融、管理专业等人才,均为净流入状况。在互联网与金融的融合过程中,人才对于行业的发展十分重要。伴随着人才抢夺之战,也是从业人员薪水的水涨船高。

  “两年前,有家互联网金融机构想挖我去做CEO,直接报价800万元年薪,还外加股权激励,但我感觉这家机构不够靠谱,就没谈下去。”一家互联网金融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

  “目前,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要从同行招募首席风控官,首席产品官,首席技术官等岗位,年薪普遍在200万-300万元,外加股权激励(按照服务年限追加),如果是BAT背景的互联网金融机构,这类岗位年薪可能接近500万元,且股权激励收益相当于一年年薪。”一家从事互联网金融机构高管招聘业务的人力资源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互联网金融机构同行挖人所付出的待遇扶摇直上,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互联网金融机构需要找到合适高管,短期内构建一整套完善的风险控制、信息披露、合规操作流程,满足监管要求;二是为了未来上市或后续股权融资做铺垫。

  然而,随着互联网金融机构人才竞争趋于激烈,要找到这样合适的高管人才,绝非易事。

  近期,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陆金所人员流动频繁,除了执委黄爽加盟百度金融部门,陆金所原CTO翁明军也空降麦子金服,任职副总裁。

  公开信息显示,作为拥有16年IT研发和管理经验的“元老”级人物,翁明军曾在当当网、陆金所就职,是分布式高并发系统架构的专家,成功搭建过数个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技术体系,实现金融资产、投资交易、支付、营销、运营等系统的平台化整合。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翁明军空降麦子金服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麦子金服技术研发,通过搭建一个开放式的底层技术。

  “要引入这样的高管人才,麦子金服给予的待遇同样不菲。”他透露,除了给予翁明军至少百万级别的年薪,麦子金服还额外提供相当可观的股权激励。

  “随着金融监管要求趋严,互联网金融机构也需要完善技术系统,搭建满足监管要求的信息披露体系。”她表示,目前上海互金行业协会要求辖区内P2P机构定期公布约50余项经营信息,这同样需要互联网金融机构引入更多技术类人才,进一步提升技术系统做好信息披露工作。

  在上述人力资源机构负责人看来,除了技术类高管人才较为吃香,风控类人才同样受益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成为各家互联网金融机构争相挖人的香饽饽。

  此前,有家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风控总监打算跳槽,竟然吸引到4-5家互联网金融机构争相抢人,最终一家互联网金融机构以逾200万元年薪+不菲股权激励的待遇,成功吸引他加盟并担任首席风控官一职。

  “这番抢人场景,我两年前也见识过,但当时互联网金融机构更多争抢资产端营销人才,这可能与当时互联网金融机构拼命做大业务规模有关。”他回忆说。

  但上述人力资源机构负责人表示,由于既懂互联网金融运营理念又拥有丰富金融风控经验的人才相对稀少,导致不少互联网金融机构即便开出更高待遇,也未必能从同行挖到合适高管人选。

  此前,拍拍贷从美国第一资本银行(Capital One)请来章峰担任首席风控官。

  据悉,章峰是第一资本银行唯一被任命为执行风险信用官的华人,在加入拍拍贷后,章峰为这家互联网金融机构搭建了基于大数据的风控系统——魔镜。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互联网金融机构之所以不惜重金从同行挖人,还有另一个重要算盘,就是给未来上市或后续股权融资做铺垫。

  “如果平台没有大型互联网金融机构从业背景的高管团队,对冲基金与投资银行都不大愿参与平台上市融资的谈判。”一家曾有意海外上市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创始人感慨说,在这些对冲基金与投资银行看来,一个拥有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从业背景的高管团队,至少意味着平台的经营实力与风控水准还是值得信赖的,才会深入讨论他们关心的平台坏账率(逾期率)如何控制等问题,进而成为平台上市的基石投资者与做市商。

  事实上,他曾尝到引入这类高管团队的甜头——在启动上市前,他所在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曾完成逾亿元的股权融资,当风投机构发现平台拥有多位大型互联网金融机构从业背景的高管团队后,很快就表达相应的投资意向。

  上述人力资源机构负责人坦言,不少互联网金融机构纷纷效仿这种做法,通过从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高薪挖角高管人员,组建一支背景响亮的高管团队以提升企业估值。

  “此举收效不大,多数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高管是不愿为这类平台做背书的。”他直言。此前有家互联网金融机构报价300万元年薪,希望从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招募首席风控官与首席产品官等,以此大幅提升企业估值,最终却应者寥寥。

  在上述人力资源机构负责人看来,多数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高层人员选择同业平台时,更关注五大因素:一是自己跳槽前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未来发展空间有多高;二是平台老板能否给予充分授权,让自己发挥业务所长,甚至尝试很多以前自己想做却没做的业务创新;三是股权激励条件是否充分体现自身价值;四是平台团队文化能否激发自己潜能;五是平台未来战略能否激发自己干劲,让自身事业成就更上一层楼。

  与互联网金融行业薪水高涨形成对比的是: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银行人士跳槽互联网金融行业,银行业人士流向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趋势逐渐明显。而一向“人才济济”的银行业,正面临管理层流失的状况。互联网金融和资产管理公司等挖一位银行部门副总(支行行长)级别的高管,在二三线万之间,总经理(分行行长)级别的高管年薪在60万左右,而在北上广深等一线%,百万年薪上下较为常见,开出的薪酬约为原岗位的一倍左右。 有媒体记者查询上市银行董(事)监(事)高(管)2015年薪酬标准发现,16家上市银行8家上市银行董事长、行长年薪降至百万以下,北京银行行长薪酬仅46.8万,降薪幅度最大高达85%,降薪最低幅度也几乎达到50%。

      德赢,德赢vwin,德赢vwin官网

上一篇:金融开放大势已定海象理财深拓互联网金融安全新路径

下一篇:抱财客沙龙:与投资人共同探究资产配置与财富增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