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3 06:36

车云数科获4500万融资 产业互联网需“慢工出细活”

  ToB崛起?车云数科获4500万Pre-A 轮融资 产业互联网需“慢工出细活”

  2016年,美团点评CEO王兴在一次企业内部讲话中,首次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一向冷静的王兴用40分钟分享了他对“下半场”的认识。

  如今互联网下半场有了更多维的解读。2018年9月,马化腾曾明确指出:“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此后,面向B端的“产业互联网”声名鹊起。与此同时,资本也嗅到了这条赛道上蕴含着的巨大机会。

  近日,深耕汽车(摩托车)产业的金融科技服务商车云数科,获得连界资本领投4500万元Pre-A轮融资。

  “车云数科建立起的‘产业+互联网+金融’的产业生态,有效解决了汽摩产业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是产业与互联网相结合的典型创新案例。” 连界资本董事长王玥表示:“连界资本是车云数科的创始股东之一。我们对传统产业与新技术结合的商业模式较为关注,也非常看好车云数科的发展模式和发展理念,因此在这一轮中继续加持。”

  车云数科COO胡正浩介绍,此轮融资过后,资金将主要用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夯实基础科技能力,进行人才引进、系统优化等,打磨产业数字科技平台;一方面是拓展市场,主要发力二手车市场、汽配城等线下场景,连接线上线下产业客户。

  近段时间产业互联网热度渐起,但相比于C端互联网市场的繁荣,国内传统产业的互联网改造尚不深入,很多领域还属于数字化“荒地”,正有一批产业中的“拓荒者”悄然崛起,车云数科就是其中之一。

  “传统汽摩领域信息化程度很低,特别是汽车后市场的配件(非标件)领域。我们有些数字工具箱做出来后,发现市场上根本没有同类产品。”胡正浩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实际上,以汽车后市场为例,该领域痛点十分明显。根据《2018中国CVC行业发展报告》报告介绍,一方面,统一条码的缺失,长期制约着汽配市场及其供应链的规模化和信息化。虽然中国汽配产品属于标准化产品,但是缺乏统一的条码化,难以根据需求数字化定位到配件产品。另一方面,汽车后市场供需两端呈现多样化特点,导致汽配市场海量SKU,增加了配件信息与供应链匹配的难度。具体而言,在需求端方面,中国市场的车型多达700多种,是美国市场车型的2.5倍,而即使是在同一品牌下,不同车型、车系、生产时间、配置的车辆,其配件需求也有很大差异。而在供给端上,由于原厂件、OEM件、品牌件等多种来源配件厂商共存,因此使得配件来源也十分多样化。

  面对这些挑战,车云数科只能从底层做起,自主研发系统,推进汽摩产业数字化。举例来说,车云数科搭建类似京东商城的B2B平台,进行汽配供应链上的交易撮合。修理厂依据维修情况线上喊单,后台基于VIN码解析等方式确定对应汽配件,将订单发送至相关配件商,配件商竞价后完成交易撮合。交易撮合成功后,三方可在该平台上进行实时结算。

  同时,在没有SAAS系统提供商的区域,车云数科为汽配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包括修理厂、物流商、配件商)提供SAAS系统;在已有SAAS系统或供应链服务商的区域,车云数科以强结算能力和收益分成等方式与服务商达成合作。

  目前,在汽车后市场领域,车云数科已完成交易平台搭建与多个头部SAAS系统接入,触达供应链上下游,获取多维数据,实现三流闭环。

  胡正浩介绍,在数字化过程中,车云数科自主研发了8套系统。除了汽车后市场,在汽摩产业的各个交易环节,包括汽车整车交易、配件交易、配件物流、多级订货与分销、线下市场管理等领域,车云数科都有相应的SAAS系统和数字化工具。

  “车云数科的维配物流系统已经在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甘肃等地区推广上线,重庆地区的物流线%以上。我们今年的目标覆盖城市主要在西南地区,未来这款产品占到市场份额50%以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胡正浩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公司花费了两年时间推行汽摩产业数字化,这其中所做的工作非常艰苦。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胡正浩表示:“B端用户也是需要时间教育的,给小企业用户讲解产业数字化的必要性是个艰苦的过程,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去做用户教育,去把车云数科的系统推向市场。”

  汽摩领域数百万家的中小企业仍处于较原始的经营状态,从业人员素质偏低、交易环节冗长、交易场景复杂、缺少标准化的管理规范和系统、信用体系缺失等,导致金融机构缺少足够的数据去评估企业真实经营情况,去构建风控模型,这正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本原因所在。同时,中小企业的发展困境,阻碍着传统汽摩行业的转型升级。

  面对行业问题,单单推行产业数字化还远远不够。车云数科的大股东方——宗申产业集团董事长左宗申先生对外界说:“在产业互联网发展路径上,车云数科制定了产业数字化、产业数字普惠金融、产业数字共享生态“三步走”战略。”

  具体而言,首先是产业数字化。如上所述,车云数科要先解决行业内中小企业数字化程度不足的问题。通过数字账户体系+数字化工具箱,连接集成产业链各个交易环节的线B交易平台和SAAS系统,实现场外交易场内化,线下交易线上化,构建产业链的底层数据管道。

  同时,车云数科要实现产业数字普惠金融。汽摩行业内中小微企业普遍存在融资难的生存问题。车云数科通过数字账户体系+金融工具箱,帮助金融机构有效触达这些中小微客户,同时能够提高风控效率。

  最终,车云数科要构建产业数字共享生态。通过搭建汽摩云,依托海量企业会员与高质量的产业数据,引进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等前沿科技资源,实现数据共享,助推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

  胡正浩介绍,企业前期研发系统和市场推广非常耗钱,耗时间,但是很有必要。“我们之前有数量不少的线下推广团队,人力成本、运营成本都比较高。但第一步、第二步走通后,我们就可以基于数字工具来进行批量获客,运营成本会大幅下降。”公司今年有望达到盈亏平衡状态。

  在车云数科的发展过程中,大股东方宗申产业集团为其提供了丰富的产业资源和战略支持。公开资料显示,宗申集团始建于1982年,以摩托车制造起家,在汽摩垂直领域有着深厚的产业积累,现已成为全国通用动力机械龙头企业,拥有约1.5万家线下经销网点和连锁门店,覆盖众多车云数科所服务的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经销商。

  截至2018年末,车云数科目前已成功连接修理厂20000多家、配件商4000多家、配件物流商100多家,对接三方SaaS服务平台20多家,平台交易GMV已突破230亿规模。

  业内普遍认为,产业互联网是慢工出细活的领域,企业需要厚积薄发。在胡正浩看来,无论是产业金融业务的发展,还是产业生态的打造,都离不开前期的基础建设。“汽摩领域数字生态方面,我们今年会有一些项目尝试,但要到2020年以后才会重点发展第三步。”胡正浩表示,产业数字生态建设要以大规模、高质量的数据为基础。如果基础不牢,急于发展,那么风险就会出现。

  在走好第一步的基础上,车云数科把2019年的重点工作聚焦到“产业数字普惠金融”上。车云数科以结算作为切入口,连接三方SAAS、ERP等系统,通过分析交易、经营、资金、物流等数据,为产业金融提供营销和风控的数据支持,帮助产业端客户获得金融服务,从而提高企业的融资增信能力,缓解传统汽摩领域资金结算渠道混乱、金融服务不到位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车云数科大股东宗申集团于2015年在重庆市政府牵头下,收购了重庆汽摩交易所,该交易所拥有重庆市金融办批复的结算性电商牌照与融资增信牌照,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从事汽车摩托车类商品线上交易的专业化交易所。目前车云数科与汽摩交易所一体化运行,使车云数科具备了商品交易、结算、融资增信等资质。

  “在严监管背景下,持牌经营和无牌照经营区别很大。因此交易所牌照是我们一个很大的优势,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千亿级的汽摩交易结算中心,把牌照的价值更好的发挥出来。”胡正浩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基于交易数据创新数字金融产品是战略第二步。这类产品不仅覆盖B端用户,也涵盖一些C端用户。目前车云数科计划主要为市场提供五款产品,包括:车辆融资租赁,让购车客户用以租代购的方式拥有车辆,租赁期限可达3年以上;修理厂贷款,基于历史交易记录和个人信用为汽车维修厂提供小额信用贷款,贷款额度最高100万元;车商贷,旨在为车商(二手车)解决车辆采购资金及库存周转资金需求,随借随还;订单融资,针对新车车商设计的短期采购融资产品,使用非常灵活;车主白条,为车主提供的消费金融产品,与汽车后服务场景深度融合。

  实际上,目前,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备受监管层关注。王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受制于一些中小企业风控和信贷材料缺失,因此无法给这些企业提供贷款;而民间信贷机构利率普遍偏高,中小企业望而却步。但在车云数科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上,企业的经营业绩、现金流情况等都可以通过数据体现出来,根据这些数据发放贷款便可以有效控制风险。

  “目前,产品还未出现逾期情况。”胡正浩介绍,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利率比较高,能达到15%—20%,但车云数科基于数据穿透的逻辑,与工行、招行等主流银行合作,市场利率可以做到10%以下,甚至更低。

  2018年,受到强监管风暴和P2P爆雷的影响,汽车金融领域也大有洗牌之势。据网贷天眼研究院的不完全数据,截至2018年11月底,国内共有156家在运营P2P网贷平台涉及车贷业务,这与峰值的1700家相比,相差甚远。而近期,汽车金融头部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大规模裁员等负面事件,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业界恐慌。

  然而,市场需求并未减弱,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我国汽车金融市场的总规模将达到近2万亿元。在胡正浩看来,这至少是一个汽车产业金融发展的白银时代。行业洗牌期可以挤掉很多泡沫,使市场上可提供的资金变少,但对资金的需求依然存在,因此行业洗牌对车云数科这类规范发展的企业来说反而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车云数科并不是吸收社会资金去放贷,而资金主要来源于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主流银行合作伙伴,运用数据穿透模式去做金融。”胡正浩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同样,王玥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前期基础建设的投入为车云数科形成了较高的商业壁垒。通过自主研发的数字工具系统,收集中小企业经营数据,确保数据精准,保障金融产品风险可控,才是车云数科区别于其它汽车金融企业最核心的价值。

      德赢,德赢vwin,德赢vwin官网

上一篇:互联网高端改衣平台易改衣A轮融资5000万元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