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17:01

公司内斗8大金刚出走7人互联网史上高管流失最快美团换来四个血的教训

  近日,美团又流失一员大将:原阿里B2B副总裁、美团网COO干嘉伟已经加盟高瓴资本。对于不断调整公司架构、人员大量流失的美团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功不可没的干嘉伟是美团的2号人物,在合并之后却被逐渐架空,有消息称,从去年7月份被转换出任校长,干嘉伟就一直在澳洲待着,处于赋闲状态。诸多行业分析认为,干嘉伟可能会在一段过渡期之后离职。

  如今证实了当初的传言,作为美团早期的一员虎将,干嘉伟的淡出,必将让最近一年多来风雨飘摇的美团雪上加霜。美团已成“互联网史上高管流失最快”公司,外患未已内忧又起,离职潮中美团还能撑多久?

  干嘉伟就是内斗的牺牲品,是2017年第三个列上美团“可能”离职名单的高层。

  2017年3月23日,据亿欧网报道,美团外卖高级运营总监马宏彬近日已从美团外卖离职,并加入了直播平台快手。马宏彬于2015年5月加入美团,担任高级运营总监。

  更早之前。2016年3月,美团10号员工、第二个销售、美团外卖全国负责人沈鹏的离职,引发了舆论一片哗然。

  包括沈鹏在内,早年打江山的美团“8大金刚”,已经出走了7位,其中,为美团建立了强大的地推团队美团前COO干嘉伟,在呆了四五年后黯然出局,原美团南四大区总经理张强、美团销售支持部负责人陆寅峰以及美团销售培训负责人瞿志远,主动离职均选择了去哪儿网。

  目前唯一一个留在美团的八大金刚,是已经转岗猫眼的原美团上海大区负责人姚俊涛。而猫眼电影早已由光线传媒控股,名义上,并不再是美团的公司。

  更早之前的2015年,据美团离职员工反馈,美团有8个大区总,9个小区总,还有十几个重要的城市经理中,已经超过10个区总、城市经理级员工离开美团。其中不乏在美团工作三年以上的老员工和核心中层,即使放弃期权,面临竞业禁止诉讼,这些人也选择加入了淘点点、去哪儿等。

  通过“融资烧钱再融资再烧钱”的经营模式,美团前后完成了7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数十亿美元,估值一度高达180亿美元。此后各业务受阻,估值下挫。有媒体披露,“新美大”组合的估值已经从2015年前的180亿美元下降到110亿美元,降幅超过三分之一。甚至连高管也在低价抛售公司股票,传闻抛售价格对应的美团点评估值仅为100亿美元。

  除了业绩问题外,一系列高管的出走,也和美团的战略不清、盈利上市无望、内斗严重密切相关。

  2015年,王兴选择了腾讯,和大众点评合并,抛弃了阿里巴巴。此举引发了阿里巴巴大幅抛售美团股票,并开始重金扶持淘票票、饿了么等平台,直接围剿美团。出身阿里巴巴系的干嘉伟被降职淡出核心管理层,王兴的心胸可见一斑。

  合并大众点评后的美团,双方派系斗争加剧,美团开始了对点评系的高管进行长达一年多的“清洗”。

  在2015年底合并大众点评之后,点评系的高管陆陆续续“出局”:2015年11月,美团与点评合并仅1个月,原点评CEO张涛就被宣布不再担任新美大Co-CEO。此后,点评系几位大将中,李璟退休,张波去向未卜。2017年1月9日,新美大宣布第四次大规模架构调整,点评系灵魂人物: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离职,宣告点评系高管团队从新美大出局殆尽。

  据网上流传的点评系清洗名单看,去年以来离职的点评系核心团队已达24人。如此频繁的高层变动,在互联网界,美团堪称第一。

  高层的变动,牵动了基层的调整,以及公司发展方向的改变。2016年,一篇《美团离职员工:团购模式终将失败,点评走的路是正确的,可惜被美团抛弃了》的文章,揭露了员工对合并后的“新美大”的发展方向的质疑:在点评系不断退出之后,老员工很反感合并后的一些市场策略,比如强制涨佣金抽成比例导致商家抗议。更致命的是,员工对美团为主导下的公司文化认同感严重降低,对降薪和考核体系的不合理调整非常反感,所以导致不断爆发离职潮。

  大部分在职或离职的美团员工都提到这个话题。前美团成都地区消费主管王力表示:“美团地推员工招聘的标准之一就是喜欢苦大仇深型的员工,特别是家里条件不太好的,因为这样的员工很听话,而且很肯吃苦,一旦加入团队就很快被吸纳,而且很听指挥,不分昼夜的加班,也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

  据专业调查机构发布的数据,美团在各个主要消费城市的市场数据正在直线下降,下降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美团地推员工的收入下降。“美团的提成是两个部分构成的,一个是消费额的提成加上利润的提成,消费额的提成已经从0.36%下降到0.16%,利润的提成只有千分之一点几。”

  由于收入降低,美团招聘到的员工素质也随着降低,工作极度乏力,与商户的沟通不畅、服务不到位已经成为美团各个城市地推普遍存在的问题,甚至美团有的地推人员连普通话都说不太好。

  除了“特别”的地推标准之外,美团还有病态的加班文化。“美团的BD可能加班到晚上一两点钟,但其实从公司早上打了卡之后都在玩而不是在工作。”王力说,“我为什么离职,我觉得当时美团,我个人觉得已经很病态了,它是为了加班而加班,只是表现给领导看,我在这里多么的勤奋努力。我当时团队里的BD非要等到12点以后,他们才会有离开公司的想法。”

  事实上,新美大合并之后,已经启动以末位淘汰制进行变相裁员。一二三线%员工,四五线%员工,进入淘汰预警名单,两个月还没有达标就要裁员。

  2016年7月份,Techweb也曾报道过美团推出的名为PIP的员工改进计划。一位在美团工作了五年的老销售人员,甚至被要求签署交易额环比增长30%的改进计划。但即便是在2011年O2O业务兴起之时,达成这一指标也困难重重。这种“只认KPI不认人”的企业文化,也对一些老资历员工形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

  合并之后的美团点评并没有像外界预想的达到1+12的结果。双方内斗严重、主业持续亏损、没有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仍强行发展新业务,提出“互联网下半场”,欲把美团的餐饮业务从C端(消费者端)转向B端(商户端),成立REP部门,但显得力不从心,试水并不成功。

  2015年底,阿里八折抛售美团股票,扶植饿了么和口碑网,围剿美团,美团的处境更加危险,据此前媒体报道,美团估值下滑三分之一,且仍有泡沫。

  在离职的中层员工里,有不少是手握期权的美团元老。在美团这种级别的互联网企业里,期权很可能意味着百万富翁的前景,在此时离职,最直接的原因,可能是他们意识到美团正在离上市越来越远。因为期权作为一种与股价相关联的金融工具,必须要在公司上市后才有实质性意义,如果公司上市无望,再多的期权也只是一纸空文。

  关于美团上市的难度,诸多业界分析已有论述,分析的重点在于美团商业模式的硬伤。由于有Groupon的教训在前,单凭团购一项业务,美团无法说服投资者,这也是为什么美团需要开辟其他业务。

  美团融资遭资本冷落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公司未来想象力小;二是估值虚高。美团的首要任务是盈利上市,倘若美团没有外界资本持续输血,恐怕会倒在黎明前。

  由于过分依靠地推的粗放型战术,2016年的美团遭受“财务危机”。经过七轮融资的美团,在F轮33亿美元与投资方签订的“两年内上市、市值超过200亿美元”的对赌,但现在看来,美团已经失去上市的最佳窗口。无论是资本、商家抑或消费端,团购的故事都难以为继,再继续将主要业务放在团购这个烧钱的业务上,都将使得美团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反倒是变相裁员的模式,却能大大缩减开支。据部分媒体统计,美团裁去4000名基层员工,每年能为美团节约的开支费用约2亿元。

  从基层到中高层,美团都开始出现无法控制的人才流失,一方面,这是美团一系列内外问题的后果,另一方面,美团糟糕的管理和决策也加剧了这种流失。接下来,美团会因为这种内忧发生怎样的变化,或者换句话说,美团还能撑多久。

      德赢,德赢vwin,德赢vwin官网

上一篇:求都市 后宫 家世强大 有奇遇可以是异能 重生的也可以 主角帅到逆天 无限YY 最好是校园 而

下一篇:招聘信息棋牌游戏软件开发培训

 网站地图